内幕:NBA能在4分钟内决定停摆 远没想象的那么简

  俄克拉荷马州卫生部一位官员与爵士队进行了通话,明确传达了这个信息:爵士的全明星中锋鲁迪-戈贝尔冠状病毒检测结果是阳性。这种病毒每年都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。目前这种会引发严重的呼吸道疾病,该疾病学名为“COVID-19”。“19”就是代表这一疾病扩散开来的年份。病毒极具感染性却没有疫苗,COVID-19已经在中国造成数千人丧生,并迅速蔓延到意大利,在那里它还会杀死成千上万人。

  当时只有旧金山和俄亥俄两座拥有NBA球队的城市颁布了禁止大型集会的准则,但在俄克拉荷马市的切萨皮克能源球馆,雷霆对爵士的比赛还有4分钟就要开始。NCAA大西区和中美区已经宣布将空场比赛。只有常青藤联盟真正做到了取消男女篮赛事。

  而在那天早上,国家卫生研究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-福奇在国会就抗击冠状病毒的进展作证。有人问他,是常春藤联盟反应过度,还是NBA反应不足。

  福奇在证词中说:“我们还是建议不要有大型集会。这如果意味着NBA打比赛时没有观众,那也只能如此了。但作为一名卫生官员,(我必须说)任何有大量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传播风险。”

  但当晚的NBA正准备在球迷面前进行全部6场比赛。NHL准备打5场。MLB在佛罗里达和亚利桑那州的训练营都已开始。

  就在主场球员刚完成出场仪式的时候,爵士一位官员给雷霆官员打了电线小时里都保持着联系,因为戈贝尔出现了高烧不退的症状。而此时他已经确诊了。即便出于预防理由,戈贝尔当时并不在切萨皮克能源球馆内,但他仍留在城里,隔离在酒店中。而且他与多位爵士队友有过密切接触,这些球员现在正准备上场。

  幸运的是,一位雷霆官员距离雷霆人力与球员表现部门的副总裁唐尼-斯特拉克很近,他唤起了斯特拉克的注意。

  斯特拉克跑上场时,雷霆观测与前瞻部门的副总裁罗伯-亨尼根让球员和教练都集合到一起。随后,他去中场找到斯特拉克以及当值裁判——主裁帕特-法拉赫、马克-林德赛和本-泰勒。他们很快叫来了两队主帅奎恩-斯奈德和比利-多诺万。随后他们立刻联系了NBA的数字运营中心。这一中心负责监控所有比赛,一般最常见的工作就是判定是否应该进行即时回放。但这一晚他们面临的问题完全不同了。

  当时,俄城市长大卫-霍特正在家中休息,准备看这场比赛的电视直播。霍特经常到现场看雷霆比赛,但这场他没来。“我本来想享受一个安静舒适的夜晚,”他说。

  就在斯特拉克、亨尼根、斯奈德、多诺万和裁判们在中场讨论的时候,NBA总裁亚当-萧华正在纽约开车回家,他才与各支球队老板开完几个小时的会,讨论未来几天应对冠状病毒的进一步计划。

  过去几周,联盟都在知会各支球队为疫情做好准备。在北京、上海、台北和香港四座城市工作的NBA员工已经先见到了疫情暴发的后果。消息人士称,NBA中国没有任何员工感染。

  从1月下旬疫情从中国蔓延到其他国家(最明显是意大利)开始,联盟就不断下达备忘录,要求各球队与地方卫生机构协调合作。

  爵士已经为这一情况计划演练了好几周。球队表现与健康部门副总裁麦克-埃利奥特已经和斯奈德讨论出应对球员确诊的方案。特别是,如果在客场出现感染病例该怎么办。例如感染者可以受队医或州政府官员的照顾。还有在客场,因为交通和隔离,问题会成倍增加,因为球队高级官员不能一起旅行。

  戈贝尔确诊的情况就是这样。两支球队的管理层高级人员都分散在全国各地,参与当时正在进行的各色赛事。而爵士才完成东部4连客,与骑士、尼克斯、凯尔特人和活塞交过手。

  那天勇士已经在主场球馆大通中心门外张贴了告示,提醒球迷“进场观看比赛会增加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,”同时宣布第二天(3月12日)的比赛可能空场进行。这是为了配合旧金山卫生署禁止超过1000人聚集的命令。

  “我们在电话会议里讨论的更多是应不应该空场比赛。”一位老板说,“我们应该做什么,外界又会怎么评价?最终到第二天晚上,我们讨论的又是得等多久才能做出空场比赛的决策。”

  虽然有几位老板已经提出停赛的可能,但当时大部分人的想法就是继续空场比赛,就像勇士计划的那样。

  老板们也知道,但凡有一个球员确诊,联赛大约就得暂停了。自家球队是不可能在别队球员被感染的情况下继续打比赛的。他们还讨论了如果一位未进入名单的球员、或是发展联盟的球员确诊了,NBA是否有必要停赛。

  “我们讨论了所有选择。”另一位老板说,“我当时的猜想是,可能最多再打几场就没了。”

  在俄城的两支球队已经回到更衣室等待。雷霆官员,包括球队老板克雷-本内特都一起跟萧华通话。两队的联合决策,是先推迟开赛时间。有人让中场表演现在就进行。球迷没有得到任何通知。

  “如果在联盟与政府官员联络期间我们开始了首节比赛,”一位参与了当天比赛的人说,“那就会有5名雷霆球员接触到多诺万-米切尔。”后者随后也被检测出阳性结果,但当时所有人都不知道。

  在与萧华的通话中,雷霆官员和俄克拉荷马州卫生部的代表向他解释了现场发生了什么,情况如何。

  雷霆的现场广播员马里奥-纳尼尽了力:“由于出现意外情况,今晚的比赛推迟了。我们都是安全的。请慢慢离开球馆,保持秩序离开。感谢你们今晚能来。我们都很安全。你们可以访问解未来比赛的状态更新。注意驾驶安全。球迷们,晚安。”

  在萧华与雷霆和俄州官员通话结束后,他又立刻安排与各支球队总裁的通话,很多老板也加入进来。这次通话用时并不长。知情人称,电话中只有两支球队说他们想继续比赛(译注:媒体报道称,此前大部分球队支持空场比赛的措施,尼克斯、火箭和步行者仍想买票)。大部分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已经有媒体报道称戈贝尔确诊了。

  很快,副总裁马克-塔图姆、总顾问里克-布坎南和其他NBA的律师又开始与球队通话,告诉他们联盟决定在当晚比赛结束后无限期停赛。当时还剩下一场比赛:国王主场对阵鹈鹕。

  就在鹈鹕热身时,球员们听说了雷霆比赛的取消。他们也得知当值裁判考特尼-柯克兰德两天前才在盐湖城吹罚过爵士的比赛。

  当然没人会责怪柯克兰德,但鹈鹕球员的确因此不愿与曾经近距离接触爵士球员的裁判同场。

  “在得到比赛是否还能继续的确切信息之前,我不觉得球队还有必要继续热身,”一位鹈鹕管理层成员说,“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抗议。”

  这很快就成了争议点。联盟已经决定取消雷霆对爵士的比赛,而他们知道还有一场比赛要打,也知道柯克兰德要吹罚这场比赛。他本来可以休息,比赛就算只有两名裁判也不是没有先例,一直到1988年才有三名裁判当值的规定。

  距离开球还有12分钟的时候,鹈鹕执行副总裁大卫-格里芬走进更衣室告诉大家,联盟也决定推迟这场比赛了。

  雷霆球员在主队更衣室待了约一个小时,后来卫生部官员允许他们离开了。一开始他们以为自己将接受检测,但随后被告知检测将在第二天进行,让爵士球员先测。再后来,他们又被告知,如果没有症状就不能测。

  最终,雷霆球员离开了球馆,第二天全队还是接受了俄州卫生部的检测,结果都是阴性。

  周三一早,爵士致电卫生部,当时戈贝尔已经出现了症状。卫生部则将这个消息告知雷霆医疗组。他们的队医和其他球队队医讨论之后,判定戈贝尔就是COVID-19的症状。卫生部也认同这个结果,于是戈贝尔在周三早上进行了检测。

  测试结果为阳性,卫生部仍在监测球馆。爵士球员在更衣室等了好几个小时,才终于等来测试。

  英格尔斯后来在播客节目上说:“当时我们被困在更衣室,卫生部的人走进来,我们感觉自己就像《黑衣人》电影里的怪物。那经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我从来没见过穿那种装备的人。而且检测过程太痛苦了。”

  “当晚负责(球馆)的卫生署不是我们,而是州里的。”他说,“我们只想研究该拿爵士住过的酒店怎么办……很多人都跑到大堂问戈贝尔是不是住这里。”

  “NBA的人还有萨姆-普里斯蒂都给我打了电话,他们也在研究很多问题,比如若爵士无法离开本地该住哪里。他们需要50个左右的房间,而且已经从之前的酒店退房了……市政府也得为其他COVID-19患者寻找可以入住的酒店。”

  “州长(凯文-斯蒂特)给我打电话,因为犹他州长联系了他。”霍特说,“(俄克拉荷马参议员)吉姆-英赫夫的办公室也有电话打来;还有(犹他参议员)米特-罗姆尼的办公室。”

  最终,霍特和市政府官员找到了两家酒店安置爵士的47名随行人员。他们次日清晨乘球队包机离开当地,随队记者也跟着一起。这些记者当晚也在球馆待了几小时,一起接受了检测。

  戈贝尔自己留在原酒店过夜,原本就生病未出战的穆迪埃跟他一起。穆迪埃没有感染病毒。戈贝尔后来乘坐私人包机返回盐湖城。

  NBA的停赛成为一个转折点,随后几乎全世界所有职业和大学体育联赛都推迟了赛事、关闭了场馆,从印第安纳500到温网,从东京奥运会到英超,从NCAA到越南国际羽毛球挑战赛无所不包。

  NBA是否应该因其迅速反应受到赞誉,还是因其拖延停赛受到指责,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。这不是一个人或一句话能决定的。

  然而,NBA能在短短几分钟内,将一个价值几十亿美元、人事看似无穷无尽层层相扣的企业从全面运转扭转为彻底停止,仍是无与伦比的壮举。

  亚当-萧华拍板做了决定,但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人都在掌舵,并同时踩下了刹车。

上一篇:突发!NBA第一土豪宣布退役!坐拥250处房产!太
下一篇:留下还是离开?湖人为续约浓眉哥已做足准备!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百度贴吧——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eccs-congress2011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