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的苦日子可能从下个赛季才正式开始

  从NBA正式宣布停赛至今,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。如果没有这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,NBA恰好在今天决出季后赛名单,即将展开刺刀见红的大决战。如今,暂停模式还将持续多久,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  新冠疫情已经给NBA本赛季带来了致命打击。这种商业上的影响还将延续到未来更长的一段时间,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2020-2021赛季。

  NBA工资帽下降几无悬念。工资帽由NBA的篮球相关收入(BRI)决定。所谓BRI,包括门票收入、转播权收入以及篮球特许商品收入等。去年秋天,因为莫雷推特事件导致NBA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受损,NBA的工资帽已经由预期的1.16亿美元降至1.15亿美元。

  虽然工资帽仅有100万美元的下降,但对NBA很多球队的球员签约却有直接影响。毕竟很多顶级球星的薪水是固定的,而且早已敲定,工资帽下降意味着球队在自由球员市场上将受到更多束缚。

  随着疫情的蔓延,更糟糕的局面接踵而至。根据ESPN专家鲍比-马科斯的分析,如果NBA篮球相关收入从80亿美元降至60亿美元,NBA预期工资帽将为9400万美元,比现在的预测再下降2100万美元。

  这将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。如果本赛季因为疫情彻底被取消,NBA的收入损失将达到10亿量级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鲍比-马科斯的预测并非危言耸听。

  当然,在NBA劳资协议中还有一个例外条款:当NBA的收入有显著下降时,NBA联盟和球员工会可以就工资帽和奢侈税线进行真诚协商。这为下赛季最终工资帽的确定留下了一个“活扣”。

  考虑到NBA篮球相关收入在2020-21赛季能够恢复正常,以及球员们无法承受9400万美元这一工资帽,NBA的工资帽将在2021-22赛季反弹至1.2亿美元。无论如何,NBA工资帽在下个赛季下探都已经不可避免。

  NBA何时重新开赛是个未知数。比这更难以回答的问题是:NBA何时才能使上座率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。下个赛季,即便NBA正常开赛,恐怕也不足以抚平疫情在上座率方面所留下的伤痕。

  西顿霍尔大学斯蒂尔曼商学院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72%的被调查者表示,在新冠肺炎疫苗面世之前,他们不会去现场观看比赛;另外有12%的被调查者表示,只有在限定观赛人数的前提下,他们才会选择去现场。在体育迷中,61%的被调查者明确表示,他们不会去现场看比赛。

  疫苗需要12-18个月,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被研制出来。NBA和其他体育联盟在今年冬天乃至明年,有可能被迫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内比赛,或者严格限制观赛人数。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NBA门票收入都将大幅下降。

  各级政府对于体育赛事在夏天重开都不甚乐观。当被问及是否期待NFL在8月或者9月初开赛时,加州州长加文-纽森明确表示,“不希望这种事在我们州发生”。加州圣克拉拉县的首席长官杰弗里-史密斯博士则告诉他的下属们,“如果到感恩节,我们能够看到体育赛事,我们就非常感恩了”(感恩节是11月第4个周四)。

  布兰恩-施瓦茨等传染病领域的专家也公开表示,在新冠肺炎病毒疫苗被研制出来之前,“排除球迷们重返球场的可能性。我们能够做到最糟糕的决定就是让篮球迷们大规模聚集在一起。这是我们所能做的最糟糕选择,也应该是我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。这不仅保护了看球的人们,也保护了我们所有人。否则的话,就像生了一堆火,然后往上面浇汽油。”

  除了政府层面的限制,球迷们手里可支配的收入下降,也直接影响了他们去现场看球的热情。根据调研机构FiveThirtyEight的数据,过去三周时间,美国有近1700万人申请失业,这些人在接下来几个月时间能否找到工作还不得而知。即便没有失业,很多工薪阶层的可支配收入也面临下降,他们可能不愿意或者没办法像往年一样看那么多比赛。

  唯一不太令NBA担心的可能是版权收入。在新版权协议生效之后,ESPN和TNT每年为NBA贡献26.6亿美元的版权费。从下赛季开始,NBA与腾讯的合作将进入到第二个周期,合同的总金额也升级到5年15亿美元。

  NBA的广告收入却极有可能面临下降。各个转播机构已经面临广告收入的锐减,这可以看成NBA下个赛季广告收入的晴雨表。

  根据广告情报暨销售服务平台MediaRadar的统计,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,NHL(美国职业冰球联盟)、NBA和MLB(美国职业棒球联盟)总共已经损失了10亿美元的广告费(这仅指电视转播层面的广告损失)。

  NBA和NHL都暂停了各自的赛季,MLB也推迟了开赛日。根据最乐观的估计,这三个联盟也需要到六月份才能重启。

  从3月份到5月份,因为没有比赛可播,广告商们大都银根紧缩。MediaRadar参照以往的转播数据做出了这一预估。具体来说,在此期间,NBA转播所能带来的广告收入为8.39亿美元,NHL带来的广告收入超过1.2亿美元,MLB也能带来超过6000万美元的广告收入。MLB所能吸引的广告收入较低,原因在于新赛季刚刚开始,而NBA和NHL在这个阶段都进入了刺刀见红的季后赛。

  研究显示,2019年3月-5月期间,超过900家公司在NHL、MLB和NBA的比赛电视转播中做广告。按照广告投放额排行,电信供应商AT&T、安海斯-布希、现代汽车、百事可乐、GEICO排在前五位,共投放了1.47亿美元的电视广告。

  最热衷于在体育赛事中进行广告投放的行业排行中,科技公司排名第一,汽车品类则由之前的第二位下滑至第四位。

  这些金主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赛事的赞助商。它们在营销方面往往都是打出组合拳。更令人担忧的是:它们这个赛季营销支出的下降,并不意味着会在NBA新赛季报复性“消费”。

  新冠肺炎导致了全球经济大滑坡,科技、汽车等品类企业无法独善其身。面对经济的衰退,减少营销支出将成为这些企业的理性选择。下个赛季,与NBA有合同在身的赞助商仍将履约,但会压缩其他营销成本。而原本有意签约NBA或者与NBA续约的企业,在这样的一个历史当口,极有可能选择按兵不动。

  从全球经济形势来判断,NBA下赛季的赞助收入情况并不乐观。尤其是NBA在中国尚未解封,中国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上一篇:NBA坊间流传的四大误会詹姆斯靠身体库里只会三
下一篇:疯狂决定!库班要竞选总统!diss特朗普:别碰NBA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与特朗普唱反调?美第一夫人呼吁民众认真戴口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eccs-congress2011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